第十二章 奥斯本工业

曼哈顿地区是纽约州的心脏。

这里有世界知名的时代广场,有掌握全球金融走势的华尔街,有全世界最大的唐人街,是名媛的聚焦点,是富豪的集中地,也是大部分有志之士的圣地。

斯塔克工业与奥斯本工业两大军工巨头的集团总部就在曼哈顿。同时还是曼哈顿的两大地标性建筑物。

当然爱出风头的托尼·史塔克的斯塔克工业大厦比奥斯本工业高出了那么一丢丢。

“你好,维克多先生,奥斯本先生已经在顶楼会议室等候多时了。”一位金发碧眼的大胸妹看到维克多出现,顿时迎了上来。

“哦,麻烦你带路,黛丽丝女士。”维克多看了一眼女子胸前的铭牌。

维克多发誓绝对不是为了看胸。

大胸妹的行为让他百分百肯定诺曼这个老狐狸的行为就是奔着他来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猜测?

眼前的大胸妹铭牌上写的清清楚楚,奥斯本工业董事长助理黛丽丝!一个FBI的探员需要董事长助理亲自下楼迎接吗?

你怕不是石乐志。

估计州长才能勉强有这个待遇。

请你千万不要怀疑奥斯本工业在米国的影响力,这是连斯塔克工业都略有不如的全球性集团企业,市值数千亿美元以上!

话归正题,奥斯本工业的顶楼会议室可以俯瞰大半个曼哈顿区。在这里,你能感受到自身的渺小与卑微。

而此时。

诺曼·奥斯本,这位在米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却正襟危坐等待一个客人的到来。

如果让军政界的大佬们知道,一向自视甚高的奥斯本先生能做到如此谦逊,肯定会把下巴惊掉下来。

“你好,维克多先生,这是奥斯本先生的私人空间,您请进。”一扇黑色的大门外,大胸妹躬身说道,姿态放到了最低程度。

甚至平时大胸妹与诺曼·奥斯本汇报工作时,都不需要做出这幅谦逊姿态。

“麻烦你了。”维克多微笑点头。

走入黑色的大门并不需要什么手续,门外站着的两位保镖目不斜视,仿佛走进去的是空气,应该是早就有人交代过了。

“你好,维克多��雨果先生....”

“你好,奥斯本先生!”

“维克多先生请坐,我特意为你准备了八十年代最精美的波本。”

“哦,奥斯本先生看来对我很了解。”

“哈哈哈,维克多先生说笑了,我也是投其所好。”

两个老狐狸凑在一起能做什么?

当然是打太极了。

一杯波本下肚,维克多敲着桌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说道:“奥斯本先生真的只需要一个保镖吗?我相信这一瓶波本的价格,已经值得上中东最优秀的佣兵为你效力了吧?”

“维克多先生是个聪明人。”诺曼·奥斯本闻言转动手中的酒杯,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说道:“不知先生以为,我今年有几岁?”

看着头发花白,皱纹满面的诺曼·奥斯本问出这个问题,维克多内心吐槽。

维克多又不是不知道诺曼·奥斯本的情况,这不是被基因病折磨的吗。

不然的话年不过四十的诺曼·奥斯本怎么会一副六七十岁的模样?

这也是几年来诺曼·奥斯本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原因吧?

“奥斯本先生,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明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维克多耸了耸肩。

诺曼·奥斯本沉默了会,深深地叹息一声说道:“好吧,实不相瞒,今年我才三十九岁,在我的家族,只要流淌着奥斯本的血脉,没有一个人能活过四十!”

“恩,真是个可怕的诅咒!”

“这不是诅咒,这是基因缺陷!”

“哦?奥斯本先生的祖上会玩啊!”

维克多笑了笑,小学生都知道大部分基因缺陷的主要原因就是近亲结婚。

近亲结婚生下来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至于奥斯本的祖上是不是这个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咳咳....”

诺曼·奥斯本为了与维克多的会面,对华国文化很有研究,这番略有映射的话语让他有点尴尬。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诺曼·奥斯本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说道:“先生应该也知道我奥斯本工业以研究人体强化药剂为主,为的就是解决我们家族基因方面的缺陷。”

“哦,可惜,我不是基因学专家,帮不了你这个忙。”维克多摇了摇头。

这是实话,维克多能给予死亡,但不能治病救人,上帝的归上帝不是吗?

当然诺曼·奥斯本也可以选择自杀。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死亡是通往永生的必经之路。相对而言鬼卒不也是另一种形态的永生吗。

“不,维克多先生,我相信我的判断,如果这个世界人还有人能帮我,那你肯定是其中之一。”奥斯本摇了摇头,随后拿出了一堆照片放在维克多身前。

第一张照片上是维克多和格温,还有一个倒在血泊中等待死亡的黑人。

第二张是黑人突然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