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光头教授

“维克多!”

“咳,你有话说话,不要扑过来.....”

维克多一脸冷汗。

看着近在咫尺,不对,是差点贴在自己脸上的琴,内心一阵无力和无奈。

对天发誓,他和琴之间只有纯粹的友谊!

“我和斯科特很清白,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琴咬着大白牙一字一句说道。

“他不是在追求你吗?”维克多眨了眨眼睛。

凤凰女血红的瞳孔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呼吸都带着令人窒息的炽热,她盯着维克多说道:“那是以前!”

“以前?难不成你们闹翻了?”维克多满脸问号,为什么不追了?

斯科特可是凤凰女的原配,难不成有第三者插足?

不对,就算有第三者,漫画里也是一个和凤凰女长相近乎相同的女子。

斯科特对凤凰女确实是真爱。

不久前某个八卦在变种人学院疯狂传播的时候,勉强可以说是当事人之一的斯科特发飙了。

那是一个傍晚。

斯科特堵在维克多的家门口堂而皇之的表示对凤凰女的主权地位,那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至今记忆犹新。

话说你们要爱就爱嘛,干嘛来找我?

我招谁惹谁了?

“琴是我的,你敢靠近她,我会让你死!”

“你配不上琴,你只是个黄皮杂碎!”

“滚回你的华国去,不要败坏琴的名声!”

嗯,当时维克多的手机正在和凤凰女通着话,也就是说斯科特的话语一字不漏的落入了琴��格雷的耳中。

“他就是个自大狂,这辈子我都不会选择他!”凤凰女冷冷一笑道:“我的生活不需要别人来指使,不论是你,还是斯科特!”

“我?我干嘛啦?”钢铁直男维克多表示自己很无辜,这算是躺着中枪吗?

凤凰女看着维克多无辜的表情,内心顿时涌出一阵无力感,恨不得撕碎眼前这个混蛋。

谁都无法理解这几个月来琴承受了多少流言蜚语的煎熬。

有几次琴甚至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变身黑凤凰血洗一起的冲动!

而一切起因,就是眼前一脸无辜的男人。

当时维克多为了见到查尔斯,一天天的蹲点泽维尔集团,大部分时间更是纠缠在琴��格雷的身边。

趁着琴��格雷不在的时候,竟然偷偷溜进了后者的修炼室午睡。

你说午睡就午睡吧,你干嘛要剥光?

剥光就剥光吧,干嘛要抱着自己的被子?

如果以上两点还能原谅,当琴��格雷的秘书,也是变种人学院的学生之一奉命去修炼室拿随身物品时。

维克多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说了一句。

“我只是在这里午睡,你信吗?”

信你个鬼!

当时秘书的表情是惊恐的,同时也带着一点好奇,要知道琴��格雷可是变种人学院的标杆和象征。

谁不知道有个痴男斯科特疯狂迷恋琴?

谁不知道琴对任何男人都不假以颜色?

谁不知道琴是出了名的高冷?

这是有事实依据的,著名的花花公子托尼��史塔克唯一一次碰壁就是在琴身上。

好吧,一个男人大白天睡在琴的私人修炼室,盖着琴的被子,翘着光屁屁。

嗯,你们没什么?

赫赫......

“冷静冷静......”看到凤凰女的小宇宙马上要爆炸了,维克多努力让自己微笑起来,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模样。

维克多不怕凤凰女,毕竟他是个不死怪。

但不怕,不代表要去招惹呀。

“你给我去死!”

“轰!!!”

偌大的商务车刹那间原地粉碎撕裂,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