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棒棒糖的故事

娜塔莎除了给维克多送福利,还给了维克多一个便携式卫星通讯器。

通讯器链接神盾局总部,是每个神盾局特工的必备通讯器。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维克多就是个编外合同工,只领工资不签合同的那种。

福利也不错,每个月两万美刀,外加一万的医疗保险(如果需要的话),其它的还有交通补贴费等等。

嗯,娜塔莎特意提醒了下,入职一个月后会有养老保险金,每个月神盾局都会定时打入维克多的账户。

娜塔莎很纠结,你说你一个号称死亡主宰的人要养老保险是闹哪样?

“这是我的权益好不好?”

维克多对娜塔莎的疑问嗤之以鼻,打工就要有打工的样子。

没有养老保险算什么职工?

没有医疗保险谁给你干活?

如果地府系统能交流,此时肯定一句mmp在维克多的脑海无限重播。

送走了娜塔莎,维克多穿戴整齐离开了自己的别墅,最近他报读了律师专业,是耶鲁大学的正规专业,不用怀疑,是金钱开道的。

不是有个著名的银行大盗说过吗,他之所以抢银行,就是为了给女儿交耶鲁大学的赞助费,值得一提的是,他那女儿高中都没过毕业考。

大学的氛围是最轻松也是最愉快的。

放学后维克多在一群学子羡慕的眼神下驾驶着超跑离去,他要去地狱厨房执勤了。

执勤前要吃晚饭,一家地狱厨房知名的华人餐厅内,维克多点了几道家乡名菜美滋滋的品尝起来。

“嗨,这不是死亡行者吗?”

“死亡主宰!”

“哦,死亡行者!”

“乔治,信不信我把你闺女拐走?”维克多一脸“凶狠”的瞪着乔治,然后把目光落在小萝莉格温身上。

“哼,维克多叔叔在嘴炮,对,就是嘴炮,上次还说要把我抢走当媳妇呢,我等的都急了!”快要上高中的格温撇了撇嘴不屑道。

维克多顿时一脸黑线。

嘴炮这个词是哪里来的?这严重破坏了读者的观赏性好吗?

哦,我的天,好像是自己说的!

“维克多,你是个好人,不要伪装了。”乔治笑呵呵的带着女儿坐在维克多旁边,随手还招呼了服务员加餐具,蹭饭都这么自然?

“珍妮弗又把你的生活费剥削了?”维克多眼神鄙视。

乔治耸了耸肩:“哦,怎么会呢,珍妮弗那么温柔美丽,我这不是促进我们的友谊嘛,你也知道我有三个孩子要扶养,还要交房产税,保险....”

“停停停,吃吧吃吧,想吃什么点什么!”维克多大手一挥一脸无奈,这个乔治简直是个话唠,每次来蹭饭都是理直气壮。

“嘿嘿,我就知道维克多你是个好人!”

“你才是好人!”维克多无力吐槽,目光看向如同瓷娃娃一般可爱美丽的格雷道:“嗨,格雷,你又漂亮了,上次我送给你的蜘蛛样本喜欢吗?”

格温闻言脸色一变,眼眶都红了起来说道:“维克多叔叔,我说过,我讨厌蜘蛛,我讨厌一切爬行类生物!”

“蜘蛛那么漂亮....”

“闭嘴,停,我正在吃饭呢!”

“好的好的,我刚给你订了一只黑寡妇!”

“啊,维克多叔叔我要和你拼了!”

看到格温小脸抓狂的模样,维克多吹了个口哨嘿嘿一笑,这可不怪他捉弄格温,这是从根源上杜绝格温将来悲惨的命运。

只要不接触,不喜欢,甚至厌恶。

未来的格温,还会喜欢整天打扮成大蜘蛛模样的彼得那个什么克来着?

话说蜘蛛侠的剧情也要开始了吧?

蜘蛛侠和格温是高中同学,现在格温只是初中生。

虽然维克多并不反感蜘蛛侠,但俗话怎么说来着,救人一命,胜造那个什么浮屠来着。

原谅我知识有限。

“嗨,维克多,为什么你总喜欢捉弄格温?”吃着大鸡排,满嘴流油的乔治抬头看向维克多问道。

维克多耸了耸肩,揉了揉格温柔顺的金发说道:“乔治,你要相信我,我这是在保护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