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游戏终于黄了

2028年6月19日。

凌晨五点四十八分。

城市亮了一整夜的灯,侯逆涛也一宿未眠。

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中年游戏主播,他已经很少这样熬夜了,即便他年轻时常这么干。

但今天不一样。

眼前屏幕里的红色字体公告,有些刺眼。

“《地下城与勇士》将于2028年6月19日6:00正式终止游戏运营,关闭所有《地下城与勇士》服务器,服务器关闭后玩家将无法登录游戏。”

是的,黄了二十年的DNF,今天终于真的是要黄了……

眼前的屏幕里,侯逆涛游戏角色所处的月光酒馆站满了人,消息栏里无数的信息狂刷,旁边专门用来显示弹幕的屏幕上,水友的弹幕也是狂飙……

“再见了赛丽亚,再见了我的青春。”

“对不起,我守护不了阿拉德了。”

“呜呜呜,我不玩了,老马你把钱还给我吧!”

“凯莉小婊砸你赶紧给你爸爸退钱!”

……

玩家们大多都在这离别时刻撕心裂肺,歇斯底里,至少也会道声再见,但也有极少数像侯逆涛一样,默默看着游戏的最后时光,悄然不语。

这时直播间的一条金色的贵族弹幕却是吸引了候逆涛的注意力:“套你猴子,就是你个老屌让我进坑的,你TM给我退钱!”

候逆涛顿时被这家伙逗乐了,用着一贯嚣张的语气开口说道。

“有房管在的么?封一下那些带节奏的人,对,就是那个带头口嗨的皇帝,把他给我封了,往360里封!当这里什么地方了,昂?皇帝就是个屁!”

直播间正在缅怀的水友也是被候逆涛这一波操作给都乐了,弹幕迅速变成了俩派,一边支持皇帝,一边支持候逆涛。

“对,就是你这个老屌,给爸爸退钱!”

“我找不到老马还找不到你么?老屌退钱!”

“皇帝在我们直播间就是个屁,没有任何牌面。”

“建议那个什么皇帝超级火箭续一下命。”

……

弹幕刷得飞起,这时直播间出现了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动画,随之的是一条全站飘屏的公告:皇帝“大红神天下第一”赠送给主播“涛涛涛逆侯”一架“宇宙飞船”,大家快来围观吧。

“唉!房管给我住手!”看到礼物的候逆涛态度瞬间发生了360度的转变。

“皇帝是什么?他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就是我们的爸爸!你有见过别人封停自己的爸爸么?”

“那个红皇,随便刷,就当这个直播间是你的家,随便说什么都可以!”

侯逆涛这话一出,直播间瞬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弹幕便沸腾起来。

“红皇天下第一!”

“老屌你在我们红皇面前就是个屁。”

“舔狗不得好死!”

……

时间过去五分钟,看着刷得起飞的皇帝和水友,候逆涛再次用着嚣张的语气说道,“唉,那个房管啊,帮我把那个小红给封一下,一艘破烂船子让他口嗨五分钟已经是够够的了。”

房管,皇帝,水友:……

转眼,时间来到了凌晨6:00。

“网络连接中断。”

服务器关闭,六字真言在游戏窗口中弹出。

和水友简单道别,关掉直播间,侯逆涛疲惫地闭上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他得好好休息了,现在年纪大了实在是扛不住通宵了。

良久,屏幕的亮光自动熄灭,但房间却没有因此陷入黑暗之中,侯逆涛那摆放着直播道具的架子上,一本金色的书正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

身体逐渐浸入深度睡眠,托着下巴的手渐渐往一旁滑落,慢慢到达了一个极限……

突然,手掌啪地一下划开,失去支撑的脑袋用力地朝下坠落……

侯逆涛猛地惊醒,豁然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

入眼是一片原始森林,周遭尽是参天巨木,枝叶繁茂,阳光透过树叶孔隙撒在长满不知名花草的地上,耳边不时传来虫鸣鸟叫,空气充满着草木淡淡清新味道,背靠着的树根给人一种厚实的感觉。

旁边的地上还插着一把看起来就有些年代的巨剑,剑柄上缠着一圈圈破旧泛黄的布条,宽厚的剑身锈迹斑斑,要不是剑刃还泛着锃亮的光,这完全就是把废铁。

“我刚刚不是在家里打游戏么?这不是哪个被我坑过的水友开的大玩笑吧!”侯逆涛头疼得历害,意识一阵混沌,像是谁凭空往脑子里面塞了大量的信息,嫌不够均匀还顺便用手搅了一搅的感觉。

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在直播守护DNF的游戏关服,而且自己明明才刚搬了新家,水友哪有那么快找到的……

头疼得实在是历害!

侯逆涛用手不停揉着太阳穴,疼痛才慢慢缓了过来,意识也逐渐清晰,大量繁杂无章的信息流被逐渐捋顺。

过了好一会儿,侯逆涛才明白自己的处境。

“我居然穿越到了……阿拉德大陆?”

阿拉德大陆是《地下城与勇士》的背景世界,而《地下城与勇士》则是一款横板2D的格斗游戏,2008年被TX代理推出国服,一直运营到了侯逆涛穿越之前的2028年,一款火了20年的网络游戏!

游戏的剧情大致就是创世神卡洛索创建了各个次元,然后让十二个使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