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脑癌患者

从医院出来,空气也不似前几天那般沉闷,就连天气也清朗了许多。

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暗示在起作用,自从下定决心回到学校,洛天真的心情似乎就有所好转,就像放下了一块巨石,全身都轻松了。

洛天真还记得,在拿到医院诊断书的那一刻,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绝望,比脑瘤的副作用还要大很多,让他几乎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

洛天真的家庭条件并不好,父母都是纺织厂的工人,为了给他治病,他们准备将唯一一套90平米的房子卖了。

那一套房子还是二十年前单位分发的,政府几次准备拆迁,结果因为各种原因,到现在也没有动静。

几十年风雨的洗刷,房子早已破旧不堪,原本这里还是江城市的繁荣地段,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市中心早已迁移,以前的市中心,如今却成了郊区。

洛天真家里那一套古董房,价值不会超过50万,前提是还得有人买才行。

普通的脑癌花费在5万~20万不等,但洛天真不是普通的脑癌患者啊!

江城市人民医院给出的结论是:脑瘤与大脑呈胶着状态,有未明物质包覆,X光受到阻挡,核磁共振成像效果:乌贼!根据扩散速度判断,怀疑是脑部X瘤中晚期。

这是洛天真见过的最不科学的诊断书,好歹你也给个具体形状啊!朦朦胧胧一只加了感叹号的“乌贼”,就被判定为脑癌,还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神马脑部“X”瘤!

可是医生说虽然无法检测出准确的数据,大脑里那一团乌漆麻黑的东西,不是脑瘤又能是什么?

你见过脑袋里真的长了一只乌贼的吗?关键是,这只“乌贼”还在迅速成长中。

洛天真有时候也对自己佩服得无语,得个癌症都特么这样的与众不同。

因为这份与众不同,医院开价100万,说是需要邀请资深的专家来会诊。

洛天真心想,你们不是说史无前例么?这都已经罕见到骇人听闻的病例了,就没有哪位专家感兴趣,拿我当小白鼠研究一下吗?

本人不但免费提供样本,还能精诚合作,你们就这么纠结这100万吗?

医院并没有给予任何特殊照顾,洛天真的父亲在网上发了一些募捐信息,求来的却是一片骂声。

路人甲:又是一个骗钱的!

路人乙:连马甲都不换一下,都已经懒癌晚期了,还在乎多长个脑瘤吗?

路人丙:真的是骗子吗?

路人丁:真假难辨,怕就怕前脚尖收了我们的血汗钱,后脚跟就进了怡红院!

或许这些年打着治病救命的旗号,骗人钱财的人渣太多了,真正有人需要救命的时候,却分不清真假了。

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洛天真的父亲这几天也是有进账的,总共十个人捐款,合计:4.78元。

洛天真也不知道这个数字怎么凑出来的,总觉得有些不吉利的感觉!

在医院里躺了几天,总算熬过了生无可恋的那几天,看到老爸老妈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被刺得很蛋疼。

不是中晚期吗?凑不够钱,反正也是死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